【法治文化】加强内部管控、规范合同签订流程

发布时间:2016-08-17 作者: 文章来源: 【打印本页】 字号:【

小标题:科环典型案例法律风险警示第3期

一、案例背景

2014年11月,甲公司委托其出纳人员在P银行申请开立账户,用于接收乙公司向甲公司支付的国内信用证8000万元。受托处理上述事宜的出纳人员持授权文件前往P银行办理开户手续并签署开户协议后,P银行在未明确说明的情况下向该出纳人员提供了P银行福费廷业务申请书、未填写具体信用证及转让条件等信息的《申请开立信用证福费廷合同》(以下简称“《福费廷业务申请书》”)并要求其盖章。账户开立后,甲公司向P银行电话咨询得知,上述信用证付款期限为180日,利息按照基准利率计算。

2014年11月25日,P银行在事先无任何沟通的情况下,将甲公司有权接收的8000万元国内信用证提前贴现,P银行扣留提前贴现手续费223.9687万元。11月26日,甲公司与P银行沟通,P银行提供了三份经甲公司盖章的《国内信用证福费廷合同》(以下简称“《福费廷业务合同》”),显示甲公司分别在11月19日、20日将其上述8000万元信用证项下债权分三笔转让给P银行。

二、以案释法

1.关于无权代理、表见代理的法律效力

本案中,甲公司的出纳人员所持甲公司签发的委托书所记载的委托权限为开立银行账户业务,该出纳人员在办理开户业务的同时办理了相应的信用证福费廷业务。其行为是否全部对甲公司具有法律效力,关键在于该出纳人员是否有权实施上述代理行为。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下称“《合同法》”)第四十八条明确规定:“行为人没有代理权、超越代理权或者代理权终止后以被代理人名义订立的合同,未经被代理人追认,对被代理人不发生效力,由行为人承担责任。”同时,第四十九条规定:“行为人没有代理权、超越代理权或者代理权终止后以被代理人名义订立合同,相对人有理由相信行为人有代理权的,该代理行为有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三条规定:“当事人一方以出卖人在缔约时对标的物没有所有权或者处分权为由主张合同无效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P银行如在该出纳人员未取得相应授权的情况下,仍要求其在福费廷业务合同中盖章签字,并自行填写业务具体信息、扣划相应款项。那么,扣划甲公司账户内款项行为的基础是存在问题的。但是,如果甲公司向该出纳人员出具的授权委托书所列内容包含或可以被理解为包括“买包让渡”或“办理福费廷业务”等事项,基于出纳人员作为甲公司的财务人员及代理人的身份,其签署福费廷业务合同并盖章的行为可能被认定为表见代理,进而导致其代理行为对甲公司发生法律效力。

2.关于合同签署时标的物不明确的问题

当事人签订合同,采取要约和承诺的方式,作为希望和他人订立合同的意思表示,应当有具体明确的内容,特别是当事人及合同标的物等。如果合同条款不明确,则根据法律规定确定合同是否成立或者进行合同条款的解释。

甲公司出纳人员在P银行提供的《福费廷业务申请书》和《福费廷业务合同》上签署盖章时,该文件关于信用证金额、有效期等内容均为空白,即合同未列明相应的标的物。对于没有列明标的物的合同,除P银行有证据证明甲公司相关人员签章同时已经另行确定标的物,否则,可能被认定为不成立。对于合同其他条款,在双方存在争议时,通常根据《合同法》第六十一条、第六十二条等条款的规定进行解释。

3.关于合同附条件条款的履行

P银行提供的《福费廷业务合同》第二条明确约定交易的前提条件,即P银行根据该合同支付款项之前,甲公司应当提供的资料包括营业执照复印件、办理相应业务的董事会决议、授权委托书、信用证基础交易文件等。该条款既是P银行的权利,也对其形成约束。

本案中,P银行在未取得甲公司董事会对于签署《福费廷业务合同》业务等文件的书面授权等资料的情况下,即扣划甲方信用证项下应收款项,即属于未能根据《福费廷业务合同》约定履行。

三、风险警示

1.加强授权管理,明确授权范围

P银行所提供《国内信用证福费廷合同》虽经委托人盖章,但受托办理开户业务的甲公司出纳人员所持授权委托书所列权限并未明确包含信用证“买包让渡”、福费廷业务等。但是,如果授权委托书所记载的授权范围不明确,导致P银行有理由认为出纳人员有权办理相应的业务,那么,甲公司的抗辩就遇到较大困难。

甲公司所委托出纳人员一方面持有甲公司的公章及签名章;另一方面,其作为公司财务人员,受托处理相应业务属于合理情形。一旦授权不明确,受托人的代理行为被认定为表见代理,被代理人仍需依法就被代理人的行为对外承担责任。

2.警惕空白合同文件

本案甲公司出纳人员在《国内信用证福费廷合同》上盖章时,合同并未记载转让标的物、转让时间等详细信息。该行为给甲公司带来较大的法律风险。

经当事人签署的合同对于当事人具有法律效力,各方应当根据约定履行。特别是如果签署空白合同文件同时,各方正在办理其他业务,且空白合同的签署与相应其他业务密切相关,即使签署当时合同为空白,如果能够通过相应证据及合理解释确定空白的合同的具体内容,合同也并非当然不具有法律效力。

所以,在签订相应的合同文件,特别是对方提供的格式合同文本时,应当特别留意空白条款。如无需填写相应内容,应当明确标记为空白。

3.善用附条件合同

本案中,P银行在合同列明的交易条件未完全成立的情况下即擅自操作甲公司的信用证账户扣划相应款项,导致甲公司遭受损失。该条款设计之初主要是基于P银行预防自身法律风险的角度考虑,但甲公司在本案中可以使用该条款进行抗辩。  

在日常合同签署过程中,特别是涉及单位重大事项签署的合同,应当充分考虑内部决策、外部审批、交易环境等条件,对于不确定因素以及前置条件,可以考虑列入合同中作为条件条款,约定合同生效或履行的前提条件,以便于有效预防和控制合同风险。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