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文化】关注合同权利义务,莫贪图“免费午餐”

发布时间:2016-08-16 作者: 文章来源: 【打印本页】 字号:【

小标题:科环典型案例法律风险警示第1期

一、案例背景

1.EPC总承包合同

2014年11月甲发电公司与乙电站建设公司签订了电站EPC总承包合同。合同约定乙方为总承包方,负责完成电站项目的整体建设,包括但不限于设计、制造、采购、运输及储存,建筑安装调试试验及检查、竣工、试运行、消缺、移交、验收前性能试验及投产前组件清洗,技术和售后服务等交钥匙工程,同时包括消耗品、随机备品备件、生产准备(联合运转)以及相关的技术资料等。

甲发电公司根据工程进度支付相应比例的预付款、进度款、验收款和质保款,约1.6亿元人民币。同时,合同约定支付给乙方600万元的项目管理费。

值得注意的是,该EPC总承包合同对于工程完成后的质量保证和售后服务有较为严格的要求,其中包括所供材料寿命必须达到25年以上,合同有效期满后,乙方有义务接到要求后48小时内及时修理、更换供货范围内的设备并只收取成本费。合同有效期满后25年内,乙方以不低于通常售价15%的价格提供用于合同设备修理和维护的零备件,并有义务提供与本电站有关的所有新的或经改进的运行经验、技术和安全方面的改进资料。

2. EPC工程建设备忘录

2014年11月4日,甲发电公司与乙电站建设公司签订了EPC工程建设备忘录,约定甲、乙双方签订EPC总承包合同,在EPC总承包合同的框架下进行合作建设。项目的勘测、设计、物资采购(包括组件)、工程分包等合同的签订均由甲方控制成本,乙方履行完善相关招标手续。甲方负责协调分包商管理和付款、相关专业验收和并网手续的办理。

项目EPC招标、设备材料采购、建安工程施工、调试、并网验收及涉外等工作由甲方负责实施并控制各项成本,但项目EPC项下所有采购的设备和服务均由乙方与承包商签订合同,履行乙方内部管控手续,包括工程实施和验收。甲方支付乙方项目管理费600万元(包括EPC中标服务费、总包人员管理费)。

二、以案释法

1.合同的效力

《招投标法》第四十六条规定:招标人和中标人应当自中标通知书发出之日起三十日内,按照招标文件和中标人的投标文件订立书面合同。招标人和中标人不得再行订立背离合同实质性内容的其他协议。《招投标法》第五十九条规定:招标人与中标人不按照招标文件和中标人的投标文件订立合同的,或者招标人、中标人订立背离合同实质性内容的协议的,责令改正;可以处中标项目金额千分之五以上千分之十以下的罚款。

本案例中,甲方与乙方根据招投标文件订立了EPC总承包合同,但又以建设工程备忘录的形式对EPC总承包合同中各方的核心权利义务进行了变更。从建设工程备忘录的内容来看,乙方实质上仅仅是EPC工程建设的管理方,而非总承包方,不实际开展工程设计、采购、施工等建设工作。即双方通过备忘录对EPC总承包合同实质性内容进行了变更,且无资料显示备忘录已提交相关机构备案。因此,本案例中甲、乙双方签订的建设工程备忘录的内容违反法律的强制性规定,存在合同可能会被认定为无效的法律风险。双方之间一旦就工程项目建设、结算等发生任何争议,仍可能根据EPC总承包合同的约定认定。则乙方需承担EPC合同项下的一系列义务和责任。

2.合同相对性原则

《合同法》第八条规定:“依法成立的合同,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EPC工程建设备忘录中约定乙方负责项目管理,EPC项下所有采购的设备和服务均由乙方与承包商签订合同,甲方负责协调分包商管理和付款。

既然乙方与分包商和外购设备供应商间签订合同并存在直接合同关系,乙方即对分包商负有付款义务并依法就分包商的履约行为向甲方承担责任。对于分包商而言,乙方即其在分包合同项下的付款义务人。分包商并非EPC工程建设备忘录的当事人,而甲、乙双方在EPC工程建设备忘录中约定由甲方负责分包商管理和付款,该约定对分包商不具有法律约束力。若甲方无法根据EPC工程建设备忘录的约定按时付款给分包商,则分包商仍有权根据其与乙方签订的分包合同要求乙方承担相应的付款及违约等责任。

三、风险警示

1.当心“免费午餐”

本案例中,甲、乙双方以EPC总承包合同的名义签订合同,实际是甲方主导,借用乙方“身份证”,实现对项目的控制。乙方单凭一张“身份证”,坐收管理费,何乐而不为?但是,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设想的交易结构虽然简单,但是已经签署的合同文件所确定的法律关系导致乙方后患无穷。首先,甲、乙双方的约定本身存在违反《招投标法》等法律强制性规定的风险。其次,原EPC总承包合同条款对乙方要求非常严格,尤其是涉及付款、质保方面的内容,乙方在项目完成后将承担很大的项目后义务,相对于管理费而言,将得不偿失。

2.慎用补充协议

《合同法》第六十一条规定:合同生效后,当事人就质量、价款或者报酬、履行地点等内容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的,可以协议补充;不能达成补充协议的,按照合同有关条款或者交易习惯确定。实践中,为了寻求方便,甲、乙双方往往倾向于采用补充协议的方式对原合同内容进行变更。在此特别提请注意,合同的各个条款相互关联而构成一个整体,牵一发而动全身,签订补充协议时,一定要对照原合同内容,逐条审核,避免出现补充协议中变更的条款与原合同中的其他条款产生冲突。尤其在一个合同多次签订补充协议的情况下,要特别注意多个合同文本之间的衔接。此外,免除合同相对方责任的条款相当于以补充协议的方式对过往己方权利和对方相应义务履行索赔一笔勾销,更要特别慎重。

3.善用多方协议

合同具有相对性,合同只能对合同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对合同当事人之外的第三人并没有法律约束力。但实践中,合同相对方为了履行协议便利或者其他原因,常常让第三人参与合同的履行过程。第一种情况是合同一方当事人直接向第三方履行,《合同法》第六十四条规定:当事人约定由债务人向第三人履行债务的,债务人未向第三人履行债务或者履行债务不符合约定,应当向债权人承担违约责任。第二种情况是由第三人向合同一方但是人履行,《合同法》第六十五条规定:当事人约定由第三人向债权人履行债务的,第三人不履行债务或者履行债务不符合约定,债务人应当向债权人承担违约责任。很明显,上述两种情况中,无论是合同当事人未如约向第三人履行,还是第三人未如约向本合同当事人履行,最终承担责任的都是合同当事人,合同当事人无权根据双方签订的合同向签约方之外的第三人提出要求。

所以在涉及多方权利义务关系的合同中,建议各单位签订多方协议,在协议中将各方享有的权利和应承担的义务明确,多方签字盖章,既可以避免因合同权利义务转让而涉及的通知、获得同意等义务的履行,又避免出现多方扯皮的纠纷。

上一篇: 下一篇: